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月見夜一 | 23 July, 2010 | 一般 | (12 Reads)

第八章:測試與成為傭兵(上)

操剛剛到達傭兵工會門前,正要進入傭兵工會的時候,一群剛剛受了傷的傭兵便到來向傭兵工會報告,沒錯,這一群傭兵就是剛剛被操利用道術撃傷的傭兵。看到這群傭兵的時候不禁生出了一分歉意,因為察覺了自己的衝動給別人造成了很大的損害,而且當時有很多別的辦法可以解決,如以自己的速度強行通關也是可行的做法,或是利用五行遁術也是可以的,總而言之,沒有必要傷害他人的必要,或許自己還未真能達到心如止水的境界吧。(操的性格大慨是不愛傷害他人,但並不是軟弱)

想了想,操已為這件事釋懷了,修煉的陰陽師必需把一切成為心魔的障礙掃除,而操剛剛的自責是為了就是讓自己掃除自責的心魔,假如沒有剛才的自責,當操的修為再次提升的時候,心境提升的時候不可避免地出現一道小小的心靈裂縫,不可看低這道心靈裂縫的重要性,因為這一道心靈裂縫更可能會壯大成為操的心魔,在日後影響著操的性格和心境,最終令操步向滅亡之路,因此操才有自責的必要。

進入傭兵工會後,操並沒有受到那群受了傷的傭兵們的敵視,原因是操施放的幻術把自己的外貌改變了一遍,而已未有人能識破操的幻術。因此,操順利來到了註冊傭兵的櫃檯,進行註冊傭兵的手續。可惜的是,操並未預及註冊成為一名傭兵也需要一枚金幣,可惜操連一枚銀幣也沒有,更不用說是一枚金幣,因此不能註冊成為傭兵,試問如何不教操失望。

但是,希望往往在人們絕望的時候出現,正當操想著放棄傭兵註冊的時候,聽到附近的傭兵們在嘀咕地道:「假如我能打敗工會的長老,我就能直接成為E級傭兵了,都怪自己的實力太差了。」聽到的操再次重然註冊傭兵的念頭,並向櫃檯的服務員獲知詳情。接著服務員指向在暗處一角的老人,示意他就是傭兵工會的長老之一,只要撃敗他即可直接成為E級傭兵。

那一名老人的名字是菲利德,大概是星辰劍士的實力,而這次他只會使用大概是劍職者的實力,只要操順利撃敗他,即可為為傭兵,而且費用全免。由於操打量後,發覺眼前的長老實力並不如自己,因此只聽了他短的介紹後便提出挑戰,臨進入演武場前,長老再三提示這場測試不是生死的決鬥,勝敗並不重要,不要被他誤傷前提出放棄就行。(註:演武場是進行實力評定或決鬥的場所)

聽到他的話,操在心裹對他生上幾分好感,不過對於他認為自己的實力不如他,操覺得這話十分可笑,不由地在微笑的時候,在嘴角上顯示出一抹冷笑,彷彿在嘲笑對方是多麼的無知。不過這一切的一切,長老是毫不察覺的,寒暄了一下後雙方拱手而立,拉開距離後便在服務員的示意下開始決鬥。

宣佈開始後,菲利德沒有搶先出手,反而滿懷興趣地打量著操,大概認為操不可能重創他,反正更想看看這位年輕女子的實力。不過,他很快便打消失這一個念頭,因為令他震驚的一幕在他的眼前上映。而且他亦開始發覺眼前的女子再也不是能讓自己所輕視的。

傭兵的等級會在稍後的章節說明,好好期望下一章///應該是不錯的...


月見夜一 | 23 July, 2010 | 一般 | (15 Reads)

第九章:測試與成為傭兵(下)

在開始決鬥後,操便著手召喚出火車切輪光,快速念出咒語並結上手印:「深淵總光之門,七星七惑之所喚,來自草壁之勢,四星零零,急急如律令,千歲之儔,火車切輪光」隨著咒語的結束,操的手中出現了一個六芒星的圖案,操便從六芒星中抽出了一把闊大的砍刀,刀身闊厚而且帶有淡淡的灼炎氣息,從現代的角度來說,應該也是屬於太刀,但是卻又不像普通的太刀般修長和寬簿。銀白的刀身和刀刃露出了一道道寒光,並在寒光中透出肅殺之氣。

當操拿出火車切輪光的時候,顯然大大震驚了菲利德的心,要知道,能憑空拿出武器的人只有兩類:一類是擁有空間戒指的人,這類人大多就是非富則貴,掌握的權力或是武力絕對強大,才不會惹人窺覬他們的空間戒指,這類人也是絕對不能惹的;第二類是強大的魔法師,掌握著失傳已久的空間魔法,能開拓儲物空間,可隨便存取存放在此空間的物品。這兩類人同樣自己是不能得失他們,不禁心裡浮現了多種的想法,如何好好解決這問題呢?

他在潛意識中為操判定了是第二類人,因為操一開始走進傭兵工會的時候已十分留意操的行為,包括了操沒有一枚金幣註冊成為傭兵的困境,所以才會要求其他低級傭兵發放消息,讓操挑戰自己,取勝了就能成為E級傭兵,這話倒不假,但是更多的意味是想測試操的實力。但是現在的情況所顯示的,她絕不是第一類人,因為要是有很大權力或很多財富早就不會來傭兵工會註冊成為傭兵,也不可能為註冊的費用而發愁,而且操的手上並沒有帶任何戒指,更讓菲利德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但是,他並不知道操持有的儲物戒指—幻月戒是十分特殊的,隨了持有者外,其他人絕不可能看到它的存在,也讓菲利德進入了思考的誤區。由於菲利德把操認定為強大的魔法師,因此十分不了解操為何拿出一把寬厚的砍刀來和他戰鬥。要知道,強大的魔法師的強大是在於他們的魔法,而不是近身作戰的臂力和速度。

但是感受到砍刀上傳來的肅殺之氣後,他便察覺自己犯下了多麼大的錯誤,因為要在刀上擁有殺氣,只能一點點的累積,絕不可能模仿,最少在自己的認識當中,絕不可能模仿過來,只有不斷的殺戮,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因此,意味著眼前的少女最少是染滿鮮血的走過來,再也排除了操是魔法師的可能,把操定為一名殺手。至於她是怎樣拿出武器,自動被菲利德忽略了。因為他也明白自己再不留心戰鬥,很可能被眼前「人畜無害」的少女給一刀斬了,最少他現在再不會輕視操了。

如果他心裹所想的給操得知,操定會感到啼笑皆非,因為她到現在也就只是殺過些人外(註)(註:指的是島國的怪物)以及魔獸,人還沒有殺死一個,他感受到的殺戮之氣只因是上杉謙信(註:原名為長尾景虎)所遺下的,生前的上杉謙信仍為「軍神」,在她手下被討伐的士兵和敵將不計其數,因此,遺下來的靈魂雖然被草壁一族所淨化或是封印,仍無法驅除刀上殘留下的殺戮之氣。正所謂「關心則亂」,所以那些殺氣並不是由操所發出的,而是從刀上傳來的,菲利德也沒有區別出來。

由於被殺戮之氣所攝,菲利德也呆了一呆才反應過來,也幸好菲利德是常在刀尖口過活的,換了別的傭兵,可能被殺戮之氣所威攝,無法作出反應。但是,很多時戰鬥也會在一瞬間結束,一瞬那的失神也可能會讓自己失去性命。顯然地,這一瞬的失神讓操捕捉了。操在那一瞬間施展了自己的身法,箭步上前迎撃菲利德。因為速度快得無法使用肉眼捕捉的關係,菲利德只能使用手上的武器擋格,他亦只能在眼前看到無數的刀影向自己襲來,這時候他又嘗到了死亡的味道,這種多少年來自己也沒有感受到的感覺。

片刻間,無數刀影已撃中了菲利德,被刀影撃中的菲德從刀影襲來的位置橫飛了近數十米才停下來,手中的武器早已從手中震飛。其實菲利德在受到刀影撃中的前一刻,操改變了太刀的撃中菲利德的軌跡,把發出的刀風縮少在一定的範圍,並控制著只從菲利德的身旁略過。要不是操及時能控制自己所發出的攻擊,可以肯定的是,菲利德絕不會只是被刀氣震飛,而是死亡。

但是,即使操控制了自己的攻擊,菲利德仍是受了嚴重的傷害。首先.菲利德被武器上反震的力道震傷了虎口(註:人體手部拇指與食指之間的握位),甚至可能震裂了不是指骨,而且不是所有刀風也順利避開了他的身體,手腕和腿部皆留下了一道可怕及修長的血痕,胸腔的骨幸好他也有禦去部分力道,不至於震斷胸骨,但是亦讓他受了很重的內傷。令他被震飛後,吐了一口血,然後暈倒。由此可見操使有太刀的力道是多麼的驚人呀!

看到對方被自己攻擊受了傷倒地不起的情況,操立刻接近他,掉下火車切輪光,並把手搭在他的手腕,把靈力輸入沿著他的身體掃描一趟,發覺他的手部受了十分嚴重的傷。假如不再救治的話,他很可能再也不能便用武器,而身體的狀況卻沒有什麼問題,內傷的問題只要自己把凝結的血從他的身體排出即可。

因為由操撃倒菲利德至操到達菲利德的身邊只是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作為判決員的服務員也反應不過來,而且受殺戮之氣所影響,服務員早已昏倒過去。所以也沒能注意操現在的行動。要是她能注意到操現狂的行動,一定十分驚訝,因為現在操把菲利德的手骨一節節地握斷,由於菲利德早已昏倒過去,感受不了痛楚,也是操採用這種方法的原因。

操為了能讓菲利德的手徹底根除遺留下的問題,操選擇了一個中國治療的方法,先把手骨一節節地握斷,再便用龐大的靈力把手骨連接起來,重新生長,過程雖然在操龐大的靈力輸出下,過程雖然能加快,但要不是菲利德現在沒法感到痛楚,他是絕對挺不過去的,試試把你的骨頭握斷後才重新連接及生長,正常的人也忍不了當中的痛苦。

在治療結束後,操才真正放鬆下來,坐下回復剛剛所消耗的靈力。並且等待他醒來給自己註冊成為傭兵。

第十章會在我休息一下後再碼...希望在兩日後送去,傭兵的級別後補上。


月見夜一 | 23 July, 2010 | 一般 | (9 Reads)

第七章:第一次的戰鬥與羞恥心

當操聽到兩名傭名的說話後,反問了一句話:「銀幣是怎麼樣的,是這個世界的貨幣嗎?」對於操的回答,傭名們顯然並不滿意,因為沒有人不知銀幣是怎樣的,即使十分富有的人也絕對不會對代表金錢的貨幣沒有認識的。因此,兩名傭名在心裹認定了操是來這裹搞亂子的,自然也不會對操有客氣的話和態度。當然他們並沒有想到草壁操來到這個世界只有三天,赤沙鎮是她第一個到達的城市,不知人類的貨幣也不出奇。

在種種的誤會和巧合下,讓傭兵們上了寶貴的一課。

操還沒得到兩名傭兵的回答,他們便大聲叫道:「拿下她,好好審問她來這裹搞亂的目的。」在語氣上帶點氣憤又帶點齷齪的意味,大概是在想能夠從操身上拿點好處。而操聽到這些話,並沒有生氣,由於在心境上已能達到心如止水的階段,只冷冷地說到:「為何要拿下我,我什麼事也沒做,只是問你們銀幣是怎樣的,有錯了嗎?」那兩名傭兵聽到操的話顯然更為憤怒,又道:「這根本是全心搞亂的,你或許可以問在這裹的人,有沒有不知銀幣的人,我可以很肯定的答你,是沒有,所以拿下你也是正常的」

由於聽到那兩名傭兵的呼喚,附近的傭兵也到來幫忙拿下操.操看到傭兵們顯然已對己身存有敵意,於是操也決定不再解釋,輕輕地道:「既然你們是要拿下我的話,就來吧,我不會手下留情的了」隨即急快地念出咒語,並打出手印:「深淵總光之門,七星七惑之所喚,來自草壁之勢,巨門零零,急急如律令,千歲之儔,小烏院天國」隨著咒語的結束,操的手中出現了一個六茫星的圖案,操便從圖案中抽出了一把通體黑透的長劍,不過在現代的說法是一把太刀。從不同的角度看這一把太刀也有稍微的不同,刀身似是付上了一層層黑色的羽毛,既神秘又華麗。

從操召喚至解封名刀只有不到半刻的時間,數名傭兵已包圍了操。待操剛解封了名刀的時候,傭兵們已迎上來,想望能一舉拿下操。但是,先不說操的實力和傭兵們有明顯的差姬,只說武器的質量已有天與地的分別,所以也註定了傭名們肯定是失敗的。

雙方的武器還沒有接觸,傭兵們的刀兵已像隨時也會崩壞似的,按著操利用草壁流劍法,一瞬間,刺出了三劍,傭兵們的刀兵全部斷成一段段,包括衣服也被劍風弄得殘破不堪。傭兵們看到這一個情況也目瞪口呆,只有其中的數人反應過來,仍不死心向操襲去。

操看了他們的反應,不由生怒,從手袖飛出了一張張被剪成人狀並佈滿符咒的紙,從現代的角度來說,那些是陰陽師用的式神,然後念道:「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焰斷」飛出的式神帶著火焰飛向接近操的傭兵。顯然傭兵們並未料想到操的反應會這麼快,轉瞬間被式神撃中,沐浴於火中。

那兩名一開始和操生爭執的傭兵立刻呆在當前,顯然想不到眼前穿著著黑色斗篷的女子會如此強大,不到一刻鐘.己方的人便完全被撃到.這一個落差也大大打撃了兩人拿下操的信心。過了一會兒才想起被式神撃中的傭兵,連忙前去希望熄滅傭兵們身上的火焰。可惜操利用式神發出的道術又怎會是平常的火焰或火系魔法可比的,那兩名傭兵經多番努力就未能熄滅同伴們身上的火焰,不禁急了起來,更差點引火焚身。草壁操的原意只想教訓一下他們,並不是取人性命,看見他們這麼久也熄滅不了自己放出來的火焰,不禁嘀咕地道:「真差勁,還是我幫你們解決吧」按著念了一句咒語「黑精玄武,雙生兩儀,水克火」在手中發出兩道水壁,把火焰熄滅,然後趕著他們沒注意自己的時候進入赤沙鎮。

那兩名傭兵在操發出水壁後,察覺眼前的火焰已經熄滅,不由大喜,但是在四出眺望下並沒有找到操的身影,因此只當作路過的水魔法師出手救了他們,而剛剛令他們陷入困境的黑袍女子亦已消失不見,不由地在心中覺得自己十分倒霉,也怨恨著那位黑袍女子。心中嘀咕著下次看見她,絕對要報復她,但是他們從來不知道他們感謝與怨恨的女子竟是同一位女子。

草壁操進入赤沙鎮以後立刻想到的是—掙錢,不為別的原因,只為了不要再發生剛才那麼尷尬的情況,讓自己動用武力才得以解決。當然,一進入赤沙鎮後,操便脫下了黑袍,並用幻術改變了自己的容貌和衣著。從赤沙鎮的居民得知想掙錢就要先到傭兵工會註冊傭兵並接下任務,完成後可得到有關的報酬。因此,操便決定往傭兵工會去。

>關於為何要改變自己的容貌和衣著,只為了不被認出自己就是剛剛在城門鬧事的人。好好期待下一章吧,遲d再更新


月見夜一 | 16 July, 2010 | 一般 | (1 Reads)

第六章:別離與前往城市的路途

休整一天過後,草壁操終於把靈力回復到全盛的時期,而莉莉絲亦已痊癒,兩人也明白即將到達分別的時刻。不為別的,因為兩人皆有自己的目的地和目標需要達成,操需要前往人類的城市了解這個世界的情況,並找尋回到原來世界的方法,而莉莉絲則要回到冰霜巨龍一族的領地,因為只需一年的時間,莉莉絲便會成年,能夠擁有自由往返人類的城市和回到領地的權利,而且莉莉絲心中所想的是「只要自己能渡過成年禮,那時一定不會再是操的救助目標,而是真正能成為操的助力,或許到那時,即使與操立下共生的心靈契約也絕對不會拖累操」(註:共生的契約是指共享雙方的生命和能力,共享度與實力和心靈契合度有關)

因此到現在莉莉絲也從來沒有提出與操訂立共生的心靈契約,甚至說到共生契約也只是一句略過,避而不談,但是一切將在一年以後變得完全不同,莉莉絲計劃了,在一年後必需得到操的認同,並與操結成一生的伙伴,因為除了自己的父母外,只有操能為自己付出,不計較回報。

各有目標的雙方在樹下告別,莉莉絲隨即變回巨龍之身,向她一族的領地飛去,而操亦向著自己的目的地,這個世界的人類城市—赤沙鎮進發。

要是現在有任何人類在這禁忌之森停留,一定不會相信眼前所見的景像,因為只能從肉眼所見,一道朦朧的人影快速略過,即使加上了迅捷術的魔法師亦絕不可能達到的速度。當然,擁有這樣速度的是草壁操,她並沒有運用靈力來提高速度,只是在腳上劃上現代的魔法術式—飛行術而已。不過,這個速度也超出了操的預想,雖然操已知這個世界的靈力十分濃厚,但也想不到聚集的靈力會是這麼多,而且在轉化為魔力的過程中並沒有消耗額外的靈力。因此,操估計需要一整天的路程在半天以內便到達到。

映入操眼前的是在夕陽渲染下的赤沙鎮,赤色的沙在夕陽照射下映出淡淡的金澤,但在金澤中帶一點點的赤紅。赤沙鎮是個在邊境城鎮當中較為繁華的城市,由於地理的位置連接著大陸的十大禁地之一—禁忌之森,吸引了為數不少來歷練的學院子弟和傭名前往,也因為這個城市位處邊境,遠離王都,犯罪的人往往難以被遞捕,而王都亦未有派遣軍隊進駐,只能依靠在城市的傭兵工會總部來維持整個城市的治安。(註:王都即是王國的首都,這個世界有不少的工會)

即使這個城市並非由王都直接管轄,但是仍需付出年貢,大約是城市收入中的百分之十。同時地,傭兵工會能行駛他們在城市的權利,包括可收取每戶農民百分之十的地租及收穫,各戶原居民每年不多於一枚金幣的年稅。除此之外,傭兵工會在進入城市設置了關口,向每一位進入城市的人徵收一枚銀幣的費用。(註:一枚紫金幣=一千枚金幣,一枚金幣=一百枚銀幣,一枚銀幣=一百枚銅幣.平均普通的家庭只需要三至四枚銀幣為一個月的生活費)

當操想要進入赤沙鎮的時候,兩名傭兵前來向操收取入城的費用。由於操並沒有從莉莉絲得悉有關人類世界貨幣的觀念,也沒有任何貨幣在手上,而無法繳納費用。

下一章會講述操入城的遭遇戰,不過不算是有太多的打鬥,工會的資料會從內文補充的,好好留意吧,敬請期待下一章。


月見夜一 | 16 July, 2010 | 一般 | (5 Reads)

第五章:龍與少女(下)

剛剛恢復了意識,頭便一直在痛,身體全身也無法用上力,大慨是使用草壁一族秘法的副作用。不過,隨了這樣的副作用外,倒沒有什麼問題,只是靈力的消耗較大,或許就是先破後立吧,靈力的回復速度明顯比之前更快。一張開眼睛看到的仍是少女那張蒼白的臉,看起來她的身體似乎無樣。不過,我還是一手抓著少女的手,把自己的靈力從自己的手臀輸入她的身體,沿著經脈掃瞄她身體的狀況,發覺似乎並沒有因為抗拒草壁之血而產生副作用,反而草壁之血順利溶入了她的血眿。但是,她體內似乎另有一種特殊的力量修復和保護她的身體。另外,操發覺她的經脈與常人(應該是人類),並不相同,不由驚奇她究竟是什麼種族的。

雖然這一個念頭在操的腦海一閃即過,但是還是給莉莉絲察覺了操發現自己不是人類的事實,不由心生地產生了一點點的失落,眼神更流露著決絕和悲哀的情感。然後彷彿決定了什麼似的,向操施展了一個精神溝通的魔法,道:「不用猜測了,我是屬於大陸上巨龍一族的冰霜巨龍,你是不是後悔救了我嗎?!是的吧,我的性命你隨時可奪回。反正就是一命換一命」在說出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莉莉絲的身體不由產生了一絲的顫抖,而紅潤的嘴唇也在剎那間變得蒼白起來,說完後彷彿全身的力氣也消失了,眼神亦開始變得失望和不甘。

注意到這一切的操反而不明所以起來,便問道:「巨龍一族,是什麼種族來的,依我所知,龍應該不是這,為何我要後悔救了你呀。」莉莉絲從操的眼神中得知操並沒有說謊,但是為了確定操對自己有沒有惡意,所以變回了自己的巨龍狀態。操看到巨龍身的莉莉絲並沒有一絲的厭惡,反而好奇地摸了莉莉絲的龍鱗。當然,當莉莉絲看到操沒有厭惡自己的眼神顯得十分雀躍,想不到自己也能和眼前的人類少女和平共處。至於被操摸著龍鱗,卻顯得一絲的尷尬,因為龍鱗只有自己的親密的伙伴和伴侶才能觸摸,但是亦知道操應該不知道這一重意味。因此,尷尬的神情一絲即過,一間白光閃過,轉眼間再次化身為人。

但是反而讓自己陷入更為尷尬的場面中,因為操撫摸的地方變成了自己的胸脯。一抹羞赧的神情同時出現在兩位少女的身上。操連忙把手收回,而莉莉絲也和操拉開了兩步的距離。尷尬的氣氛很快就被打破,因為莉莉絲向操問道:「想不到你真的不知道巨龍一族的存在,不過你不討厭巨龍我也十分高興,不介意的話我先和你訂立心靈的契約,因為現在我精神魔法需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我亦不能支持很久,而且訂立契約後即使你不懂我們龍族的語言,亦能互相得知雙方的意思。」

操並沒有懷疑莉莉絲的話,於是點了一下頭,示意莉莉絲她同意了,接著莉莉絲開始念出契約之咒:「遠古的契約之神艾克莉.薩絲,今天見證吾莉莉絲.克蘭瓦雷與草壁操訂立下心靈契約,承諾永不背棄雙方的誓言,誓約之章,契」當莉莉絲把契約的咒語念完後,地上出現了一個金色的魔法陣,然後把兩人圍起來,最後魔法陣縮小,分成兩半,化成兩道金色的咒文,各自向雙方的頭上打去,然後消失不見。契約完成後,操發覺似乎自己的心意能夠輕意地讓莉莉絲得知,同樣操也能輕易獲知莉莉絲的心意。於是操向莉莉絲了解關於這一個契約的功用,莉莉絲回答道:「心靈契約必需是雙方同意底下才能訂立的契約,擁有契約的雙方能夠向對方互通心意,可以知道對方的狀況和感知對方的位置。當然,假若雙方同意,可以共享雙方的記憶。不過,建立在契約上的限制,任何一方死亡也可能會對契約的另一方造成精神上的損害。但是不是共生契約就不在此限,只有平等的心靈契約才能無視這限制。」

接著又說道:「我給你解譯一下我剛才為何有那樣的反應吧。」緩慢地道:「巨龍一族是大陸上其中一個極為強大的種族,一出生的巨龍已有七階魔獸的實力,成年後最少能夠達到九階,再年長的就可達到聖獸級別。不過,在賦予我們種族的強大實力底下,我們亦有一種缺憾,巨龍一族的繁殖能力十分低下,而且每一頭巨龍也需要至少五百年才能到達成年期。巨龍也有不同的種族,與魔法的屬性相乎,而我就是屬於冰霜巨龍一族的,對冰和水係魔法有天生的親和力和操控力,並對冰系魔法有天生的免疫力(只能對同階或以下的魔法無效化)。而長久以來,人類對巨龍並不友善,甚至人類的強者也夢想成為屠龍者。因為少數巨龍在以前曾襲擊人類的居住地,久而久之,雙方演變成敵對的關係,而巨龍一族亦不屑於和「螻蟻」來往,所以基本雙方遇見的時候也會發生戰鬥,並殺死對方,所以你明白為何我剛才有這樣的反應吧。」

接著莉莉絲又說到:「我真懷疑你是否真的是人類,不是其他的類族,即便知道了我是巨龍也全無敵意,雖然說現在不是所有人類也討厭我們,但至少絕不像你這樣平靜的,你能解譯一下嗎?」顯然地,操不懂怎樣回答,心裹卻已說:「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所以和這個世界的人類無關。」這句話顯然不能說出口的,於是操就答到:「我好像失去了記憶,一張開眼時就發現自己在這個森林,接著就聽到你的呼喚而到來。」雖然這句話有半分真和假,但是仍被莉莉絲所相信,於是莉莉絲道:「現在我可以和你並享我的記憶,而相對地,你的記憶也會為我所知,雖然你已失去了記憶,但是在契約底下,或許我能幫你找回記憶的,不知你願不願意呢?」操想了一想,還是答應了,雖然可能會把自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的秘密洩露給莉莉絲,但相信她不會洩密的,而且在這一個全新的世界生存下去,因此莉莉絲的記憶是必需的。當雙方同意後,剛剛兩道金色的咒文再次出現,然後在空中迴旋,再次交換,打入雙方的頭部。

在咒文進入操頭部的一刻,操本能上抗拒了一下,然後咒文順利溶入了操的記憶之中。操從莉莉絲的記憶獲得了和魔獸及龍族溝通的通用語言,以及龍族的族內架構,亦獲得了這個世界的基本知識。這個世界的人類領地有三大公國,在三大公國底下有四大王國,得知這個世界的的實力劃分以及這個世界的地形,這片大陸名為月刻大陸。這個世界的魔法結構與禁書目錄的有部分的相同,分了魔法塔,魔法公會和魔法總會。(註:禁書目錄是操原本生活的世果的魔法機構)而另一方面,莉莉絲獲得的記憶只有操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記憶,除了得知操能使用自己從沒看過的魔法外,而且也能一劍秒殺八階魔獸,也就只知操完全不懂這個世界任何的語言,不禁生了一個念頭,難道她一直沒有記憶的,就今天才醒來,沒有童年的記憶,也真的完全失去了記憶。但是又覺得有一些矛盾,因為完全失去記憶又怎能記起自己的名字和武技與魔法。但是說她沒有失去記憶也不可能,她顯然對這片大陸毫不認識,甚至連童年時的記憶也沒有,而且她的實力絕不可能高於契約之神,所以無法抵抗契約的約束,究竟為什麼會這樣呢?不過在想得入神的時候被操打斷了。

因為操從莉莉絲的記憶當中找到了一本關於人類通用語言的書,因此打算問莉莉絲借閱,好好了解這個世界人類溝通的語言。當這一個念頭傳給莉莉絲後,莉莉絲便把一本又厚又笨重,而且布滿灰塵的書拿出來,交給操。當操接觸這一本書的時候,書上古老的文字好像活了起來,一陣強烈的白光從書中發出,操便感覺到一陣炫暈,強光過後,操的記憶多了一種東西,就是這片大陸的人類通用語,不明所以的操向莉莉絲利用心靈契約問道,於是莉莉絲便答:「你的確十分幸運,竟然得到了書上封印的傳承,現在你能流利地說人類的語言了。」

關於實力的劃分,有以下的說明:

主要是劍士和魔法師的分別:

劍士:見習劍士>低級劍士>中級劍士>高級劍士>劍師>大劍師>劍職者>星辰劍士>劍聖>劍神>劍源者

魔法師:見習法師>低級法師>中級法師>高級法師>大魔法師>魔導士>大魔導士>魔導師>法聖>法神>祭天者

魔獸分一至九階,再上就是聖獸和神獸的存在,四階魔獸開始才有魔晶核。

其他的資料會後補,敬請多多支持。


月見夜一 | 14 July, 2010 | 一般 | (6 Reads)

第四章:龍與少女(中)

莉莉絲.克蘭瓦雷和人類的八階魔法師戰鬥後受了十分嚴重的傷,因為她受到那名人類魔法師越階使用九階魔法「暴風龍捲」,並正面被撃中。雖然最終是撃退了那名魔法師,但是自己身受的傷卻足以致命,因為自己的傷口好像被一種奇怪的力量冰封,無法依靠身上的龍力癒合,自己身為冰霜巨龍竟要死於血流不止中,不禁心生絕望。但是或許人絕望的時侯思考十分迅速,掌握了成年後才能化身為人身變形術的莉莉絲,立刻化身為人,血流雖然減少了一些,但傷口仍是無法癒合,而且化成人身後實力還會下降了一些,剛才的希望好像消失不見了。

不過,或許是命運的安排,莉莉絲發覺了一個強大而且貼近自然的氣息出現,於是莉莉絲決定呼喚著這一道氣息前來,並以真誠的聲音呼喚著,本著不管什麼也好,只要能救活自己就好了。不一會兒,那一道氣息真的向自己的方向接近,而且以極為迅速的速度接近。

大慨過了二刻鐘,那一道強大的氣息便出現我的眼前。映入眼中是一位人類女子,心裹不由多了一點忐忑,因為自己就是被人類撃傷的。不過心裹又想了想,「如果這位人類要殺自己的話,為何又不動手呢?」忽然又明白了,自己現在是人類之身,大慨她也不會當我是敵人吧,不由放心起來。放心起來的莉莉絲仔細地觀察操,心裹在想「這位人類女子穿著著自己從來未看過的服飾,擁有著如瀑布般黑色的長髮,紅色的瞳孔,而且身材可以說是完美,讓人一但看了她就無法轉移視線。奇怪的是,為何她沒有鬥氣或是魔法在她的身上流轉,但氣息依然強大和貼近自然。這亦讓她的氣質更為高潔」。

接著這一位人類女子向我走來,而且帶著善意,看著我的眼神好像是想要幫助我般。因此我對她點了點頭,她似乎亦明白我的意思。然後她從手上變出了六把奇怪的武器,根據武器的散發的力量,大約是靈器與神器之間,這令我驚訝著,並猜測著這位人類女子是誰,竟然有六把這樣的靈器。而且亦想到她應該也有神器級別的空間戒子才能保管這六把武器。接著,這位人類女子好像在地上劃了什麼,然後把那六把靈器排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排好了後她又念上一段段奇怪的字節,隨著她的念起這些字節,我的身上被圍上了一道道紫色的光圈,而且我感覺到這些光圈正迅速地治療著我的傷口,我亦察覺到我的傷口不再流血了,而且龍力開始治癒我的身體,我的臉亦應開始轉會蒼白,因為這才是冰霜巨龍的特點。不過,這位人類女子看到我的臉色好像十分在意,她在自己的手腕劃下了一刀,血從她的手上流出來,她示意我喝她的血,我想也沒想就喝下,因為我現在是十分相信她的,雖然不明白為何她要這樣做。

當我喝下了她的血後,她的手腕便不再流血,而且傷口好像從來沒出現過一樣,復原的能力可比不死的鳳凰族,難道她是鳳凰族的嗎?不過,轉間被我否決了,因為她的氣息絕對與人類無異。接著,她的手做出一個個奇怪的手勢,並念出奇怪的語言。我開始閉上了我的眼,因為身體內的感覺太舒服了,我察覺到她的與我的血溶在一起,並快速回復我的生命力,我就知道,我將完全恢復了。一段時間後,她的血完全溶入了我的血中,我打開雙眼,發覺眼前的女子消失了,但是她的氣息卻沒有消失,那是怎樣的一回事呀?原來她失去了意識,任我怎樣呼叫也不打開眼睛,我開始荒了心,幸好她的氣息沒有消失,只是虛弱了點。我不由心生感動,她竟然能為了我做到這一個地步。因此,我決定了,待她醒來便和她好好談一下,或許我們能成為伙伴。

下一章就會龍就會與主角傾談,談什麼呢,大家好好期待吧。


月見夜一 | 14 July, 2010 | 一般 | (7 Reads)

第三章:龍與少女(上)

由於操的感知能力和飛行的速度十分迅速,不到二刻的時間(一刻代表七分鐘),操便找出聲音的來源。映入操的眼前是一位年輕而且美貌的少女,擁有著雪白的長髮,並擁有藍色的瞳孔,身上的白衣緊緊貼在她的身上,而且尢如鱗甲般閃閃發亮。不過這一切不容操好好欣賞,因為操接著於少女身上發現了一個重大的問題。少女的下腹有一個很大的傷口,血不停從傷口裹往外溢出,假如操再不救治少女的話,那她基本上肯定是死定了,所以也不容操再次遲疑。

因此,操立刻想到的是,利用陰陽道術拯救這一位少女,但是操卻欠缺佈置陣法的器具,因為用具必需帶有靈力,並與自己的靈力相容。不過,器具的問題很快就被操解決了,因為器具其實她一直都有,對,就是她一直所擁有的七把名刀。

接著操接陰陽道與魔法所結合的陣法,「順之六合周天陣」,把六把名刀,立花道雪雷切,小烏院天國,飽切長光,火車切輪光,妖刀鬼切和平守蜘蛛切,順力量的分佈,配合六芒星的咒印,佈置於少女的周圍,然後念出陰陽道術的咒語「天地之靈,聽從我指,六合之勢,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隨著操不斷念出咒語,一個個高亮的字節開始響起「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並打出一個個手印,陣法開始被激活,一個紫色的圖案升起,包圍著受傷的少女,花費了不到一刻的時間,少女的傷口不再流出血液。但是,少女的面孔仍然蒼白,大慨因失血過多所造成,因此操決定了下一步的救治方法。

從自己手腕上割出一個傷口,先以自己的鮮血為引子,讓少女喝下自己的鮮血,並利用草壁一族的秘法激活草壁之血的功效(被操所激活的慬只是恢復的功能)。操想了一想便開始實行了,過程十分順利。不過,少女的臉色經治療後反而愈見蒼白,操想了一想,心裹有一個疑問:「難道草壁之血對她起了反效果」。不過,操很快再沒有這個念頭了。因為操在救治她的過程消耗了差不多所有的靈力,而且分出鮮血和使用草壁一族的秘法的副作用開始出現了,慢慢操覺得連眼皮也不能打開,最後一眼只看見少女仍然蒼白的面孔,心裹生了一個念頭「自己還是那麼的無力」,然後合上雙眼,昏睡不醒。

看到了標題大家會想到什麼呢,不過推斷不了也不要緊,遲d會解謎的說,敬請留意。多多支持哦。


月見夜一 | 8 July, 2010 | 一般 | (15 Reads)

 今天才寫的....

第二章:初見人類與求救

剛剛操才把自己隱藏起來,那群人便迅速趕到(大概是因為剛剛的火光沖天所吸引而來),雖然到來的只有五人,但是從實力上而言,操也感受到這五人就是剛剛讓自己感到強大的人。為首的一位黑袍老人從操剛剛走過的路進行觀察並調查博鬥的場地和痕跡,由於操之前利用了陰陽術把燒毀的樹木滅火,讓老人以為是水之魔法的使用痕跡,並把操定位為水魔法師。

不過當老人找到了被操撃殺的魔獸後,便完全推翻了自己的判斷。

因為他看見了十分詭異的場面,不禁一陣失神,然後喃喃地道:「八階的烈火暴虎竟然被人一招解決,雖然自己也能做到,但如此的利落,不拖泥帶水,這是自己也未必能做到的。不過從魔獸傷口所見,是被一把奇怪的武器所造成(迷之音:日本的太刀你見過的話就神了),不過傷口傳來淡淡的暗黑氣息應該是武器附帶的,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斬殺他的人至少是星辰階的劍士,甚至是劍聖也有這樣的可能。不過為何他又能用高階魔法水雨術呢,難道是魔武雙修?!」

在老人仍在喃喃地道著的時候,另一位較為年輕的中年人打斷了老人的沉思,眉宇之間流露出焦急和擔心,說道:「艾克利院長,既然沒有什麼發現,那我們應繼續趕路了,不然可會遲了。」老人向他揮了揮手,然後又沉思了一陣便離去。離去之前,又向操隱藏的地方看了一看,但好像並沒有發了操的足跡。

當然,剛剛他們的對話以及老人的說話並沒有逃過操的耳朵。可惜的是,操完全聽不明白他們的話,原因是操根本不懂得這個世界人類溝通的語言。但是待他們一離開,操便開始尾隨,因為操猜測他們能帶自己獲得離開這個森林的路。

但是這一切卻因為一道聲音在自己的耳朵略過而完全無法實現。因為那一把聲音呼喚著操,內容大慨是「請你救救我吧,善良的強者」,當然操是完全聽不明的,但是並不妨礙操向聲音來源調查的決定,放棄了離開森林的機會。然後念咒:「青魂青龍,幻身成風,天之翼,天翼得」接著操整個人好像如風似的,直接從原地飛起來,而且速度比起這個世界的風系魔導師還要快。當然這一個速度也自歸咎於這個世界的靈氣充足,讓操能盡量地發揮了這個咒術的威力,而且維持這個咒術的靈力的消耗亦減少了。

這個世界的實力和武器的界別遲d會再講,下章就是命運的邂逅了。敬請大家期待吧!


月見夜一 | 8 July, 2010 | 一般 | (7 Reads)

 頭先的是序章

第一章:穿越的世界

「我死了嗎」心裹不禁生出這個念頭,「接觸不到任何的東西,這種感覺還真似靈魂的狀態。」

心在想著這些話的草壁操,不知時間經過了多久,一陣灼熱的白光拉回了操的意識。

操開始感受到溫暖和苦澀的味道,一張開眼,是那灼熱的太陽,但那真的是同一世界嗎?

不過一切的一切尚未被操得悉,操只是奇怪著自己明明已經被殺陣所吞噬,但現在卻仍然生存。

只可以說的是,一只無法被人類所察覺的手,正推動著操與這個世界命運的齒輪。

操正打量著她所身處的地方,她所知的是,自己身處的是一個森林,四周的樹木似乎要比平常的高大和粗壯,荗密連綿的樹冠把穿透下來的陽光也封死,只有恰巧的一道陽光照射到操的瞼。(註:不要生起邪惡的觀念)

這時操正想站起來好好探索一下這個地方,發現自己竟然用不上力來,連忙內視(陰陽師檢查身體的方法)來查探身體的情況。不看還好,一看之下,體內的靈力全無(所有陰陽的道術也需要靈力運行,靈力亦是人體最重要的力量,一但全部消耗,這等如死亡的來臨。)不過慶幸的是,操的星海(可理解為在頭部的腦內)仍存有本源的靈力,只要慢慢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即可恢復。這亦算是一個好消息。

操打起坐來,一坐就是半天,可惜由於靈力運轉全身一周天(即是全身的經脈)需時,靈力只達到全盛時期的四成。不過,這個效果已令操驚訝,因為在之前打坐一天才能回復的靈力竟只在半天就達到,而且還是在自己靈力將近枯竭的時候能達到,如何令操不興奮和驚訝。

恢復了行動能力的操開了靈視,發覺這裡的靈氣要比之前草壁一族的領地要濃厚得多,要知道,那時草壁一族的領地已被稱為「天地靈氣的寶山」,這裡要是被他人得知,是多麼的震撼。

當操陷入沉思中,危險已靠近她的背後。灼熱的感覺忽然從操身後傳來,幸好操的感知能力非常強大,在灼熱的感覺接近自己時已運行靈力,由腳底發放,整個人急速飛射離開。接著,只看了一個大火球飛撞到樹上,引起大火。不過操並不是完全回避成功,擦過的火球已令操面脥生痛,不過由於有靈力護體,因此沒有被燒傷。

操從發射源看了有一頭類似虎科動物的動物,火球就是由他發出,而且明顯對操產生出殺意,因此操也不打算留手了,直接從心內念出咒語,「速之來來,與我之心共嗚的雙刃,鬼切,蜘蛛切」,手裹出現了兩把太刀,陽光影照下露出了雪白的光輝,相信要是被捱這把刀一下,絕對會沒命的。

接著,操利用靈力使自己的體重減輕,加速,務求一撃必殺。因為操所剩下的靈力只有三成,再拖延戰鬥的話只對操不利,甚至死亡。那頭類似虎科動物似乎感覺到危險,一連三個火球從口中噴出,但是也一一被操避過。

這時,操捕捉了這一份破綻,接著口中念咒「暗比黑夜,漆黑之刃,忌劍.夜驅」,一抺黑光從老虎的頸上經過,那老虎的頭便與他的身驅分開,但是詭異的是,血並沒有噴出,反而就像凝固了似的,這就是妖刀鬼切的嗜血特性,能夠凝固血液,亦能加速血液的流動。不過這只是其中一個功能而已。(隱藏的屬性以後再講)

雖然操能夠將他斬殺,但回愎的靈力只剩下不足一成,操只好再次打坐,回復靈力,不然再遇到同類型的「動物」就危險了。

這次的打坐比起之前短,因為操未能完成集中,她只回復了五成的靈力(註:身內靈力愈多,回復愈快,那是生生不息之理)。她從剛才的戰鬥和觀察所得,她現在身處的世界並不是原來的世界,那「動物」比人外(註:日本對怪物的稱呼)更危險,暫叫「魔獸」,自己大概是穿越了。(指位面與位面之間的轉移)

隨著感知力的不斷上升,她從剛殺死的魔獸身上找到了一顆能量晶結,基於好奇,便把它從他的頭部利用鬼切挖出,收藏起來(這個決定亦幫肋了她日後的生活)

忽然,操感應有為數不少擁有著強大氣息的人接近,當中有弱有強,有大部分也比自己差我多,能勝過自己的只有一人。不過操並不打算被人發現,將能量晶結放入幻月戒(母親留下的戒子,好像中國古代的納物指環,即空間戒子)內,然後下了一個避水咒把自己隱藏起來。 

這是第一章,出現的人是誰呢,不過暫與主線的劇情無關,敬請留意下一章,打了我2小時,真累。


月見夜一 | 8 July, 2010 | 一般 | (33 Reads)

 以下的是試貼,不想到xang看的,我先貼了這裡

以下是我新寫的一本長篇小說,剛巧今天可以實現了...暫定的名字叫武神姬好了

本書的主角是一位女角哦...

契子

手持草壁一族七把名刀的草壁操,是草壁一族最出色的陰陽師。

不過,草壁操為了追求更強大的力量而選擇學習外法(註:即是指非陰陽術法的中國道術和西方的魔法),與草壁一族的族規有所抵觸。

因此被草壁一族要求交回所保管的七把名刀,然而草壁操並不覺得自己有任何錯誤。

因為同樣學習外法的草壁遼,為草壁一族的上任族長,並為草壁一族的陰陽術法作出重大的貢獻,自己同樣可以,因此操拒絕交回名刀。

也因此被草壁一族發出格殺令,並逐出草壁一族。

七把名刀分別為立花道雪雷切,小烏院天國,飽切長光,火車切輪光,童子切安鋼,妖刀鬼切和平守蜘蛛切。

每一把名刀也有其獨特性和能力,如雷切,利用草壁一族的咒語可以放出雷光和電撃。鬼切和蜘蛛切是較為特殊的,鬼切所附帶的就是嗜血,又名嗜血妖刀,帶有不幸和殺戮之氣,蜘蛛切所附帶的是淬毒,能夠釋出最致命的劇毒並能使持有者免疫於毒。童子切安鋼是最為特別的刀,平時是絕不不會使用的,原因是刀上封印了島國中三大妖怪之一的酒吞童子,故得童子切之名。使用這把刀時,刀上的酒吞童子會侵食便用者的身體為輸出強大妖刀的代價,付出愈多,力量愈大,侵食的速度同樣加快,因此被稱為禁忌之刃。隨了七把名刀外,操擁有第八把刀,名為紅月。是伴隨操出生便出現的刀,不過能力未明。(以後才會出現所有的能力)

 草壁操的格殺令迎來了第3個月,操不但未有被格殺,而且把追殺操的陰陽師全部撃傷,如果不是操無意殺害同族(雖然操已知自己被逐出草壁一族),追殺操的陰陽師早已全數陣亡。漸漸,草壁一族不想再為此節損族內的陰陽師,決定以操的母親為條件,威逼操回草壁一族的領地,把名刀交回草壁一族,才可以換回操的母親。

 「我已經來了,我的母親呢,只要你交回我的母親,名刀定必雙手奉上,不過你們不遵守約定的話,即使要我血洗草壁一族,我亦在所不惜。」操的俏臉由一開始的平靜轉為暴怒,因為她最不喜歡的事是被人威脅,而且是最重要的母親。

「罪人,你交出名刀就是,只要你交出名刀,你的母親就會安全。」現任的族長回應著操,眼中閃過一絲的殺機。

「少說廢話,我的母親在哪裡,交回給我後名刀必要交回你們。」操認真的說到,當然,剛才族長的殺機完全被操察覺了。

「好,押她出來交回這位叛徒。」

草壁操看見母親無樣,心中不由大喜,剛才的怒氣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那樣,抱著母親,並把名刀奉上。

就在操交回名刀的一刻,操身處的地方紅光四起,慢慢勾勒出一個圖案,這時操才真正察覺,自己一時因喜悅而產生的大意,讓自己進入了殺陣之中,而擁抱中的母親,則化為式神消失不見。而對於這一切操已無力回天,不過,操何嘗會讓他們盡意呢!他們從操手上得到的名刀是由鏡像魔法所產生的。

隨著殺陣的啟動,操的身影漸漸變得濛糊不清,操也察覺自己的生命遂漸流逝,心裡也覺得能有七把名刀陪葬,不是賺了嗎?!隨即釋懷一笑,對於在陣外的人說什麼也不重要了。殺陣完全啟動後,操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見,化為塵埃。

而草壁一族的族長,這時才察覺操交回的名刀化成虛影,明白受騙了,不禁吐了一口血,向天大吼「七把族傳的名刀沒有了,我如何面對宗主呀!」再吐一口血,然後暈倒。

下一章才是真正的第一章,敬請期待,今天太熱了,有時間再更就是,對於操的描述絕對不會小了的。人物的設定是,操只是17歲的少女而已。


Next